信誉赌场

慈父一生勤劳

父亲一生勤劳,是个闲不住的人,白天忙田里忙地里忙菜园,以前晚上还看下电视,耳聋以后,电视也不看,晚上或下雨天就坐着团柴把,柴房总是被柴把塞得满满的,我们兄弟见他老了,不让他做了,他总是不听,直到他有一次累倒在田中,我们都把田地送给了别人,他好了又闲不住了,待我们不在家,就把田地全都要了回来,一个七十高龄的他,每年还可以收几十担包谷,几十担苕,粮食吃不完的都卖掉,菜种的两头猪都吃不下,我们兄弟回家,总是摘回一大袋的菜让我们拿,并说,你们在外都是买菜,要钱呢!
父亲不但勤劳,而且节俭,养大我们五个子女,真的不易,小时候粮少,家里经常煮红苕砣,便在苕砣上用碗蒸碗白饭给我们,到现在,家家都吃喝不愁了,他则还是那么吃苕,每餐两碗,当然红苕防癌,是一种天然的预防癌症食物,但他吃了几十年,怎么就吃不腻呢?
我看着父亲羸弱的身体,风一吹就要倒弱不禁风的样子,便坐在父亲的对面,仔仔细细地看看他,像古树一样深深的皱纹,还绣着一块块的老年斑,爆突的青筋,盘根错节,感觉到他这盏灯真的快要枯了。难怪他这两年很多的时间就坐在门前,常说,我脚软绵绵的,没劲了,哪里也不能走,一走跌倒了,又要花你们的药费,一到医院就是几千元,天也还不让我走,我是个废人,就只能坐在家里。
其实,在他的内心里,他是很想出去走走的,一次趁母亲不注意,他来到自家的地中,那里有几棵倒了的树枝,想把它拿回家,却不幸从一人多高的石坡上滚了下来,摔得满脸都是血,眼睛也摔紫了,待我从街上赶回来,他说,不知道在哪里蹭了一下,还出了点血。看看,他就像一个梦中的小孩,明明的把尿拉到树根,怎么就拉到床上了呢?才没有多久的事,他居然痴呆到不知道自己是摔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