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赌场

鸿运最熟悉的地方

以前,父亲的身体很好的,不抽烟不喝酒,能吃,几年都难得生次病,不是病得受不了的时候,他从不去打针,直到前年,他才第一次住进医院。那次我正好在家,白天,见他坐在门外,还不时的“哼”过几声,因他是年老人,所以我没大注意,直到晚上,才见他恨天恨地的在叫,问他怎么了,他说头上不舒服,问妈妈,她说他这段时间就是这样,白天好点,晚上便叫得多了些。我要他去医院,他连连摇头,说不去,还说这么大年纪了,什么也做不了,废人一个,死也死得了,可以让我走了,莫拖累了你们。我只好骗他上车,说到我们那里去住几天,像骗个小孩一样把他骗到了医院。但没两三天,就吵着要出院,说头痛好多少,每天能吃两碗,又不是在家里,这里什么都要买,吃都吃空了。因他有老年痴呆,我要一天二十四小时地守着他,怕他走丢。他被我守了几天,吵得更厉害,我实在被吵不过,让他开门走了,他在前面走,我远远地在后面跟着,走到老广场的十字路口,他不辨东南西北再也不敢走,他在那里足足站立了二十分钟,不时的向后望望,看我有没有来,我躲在电线杆后也站了二十分钟,就看他往哪里走,他见我没来,终于开始往回走,走过了楼下,还要往前走,还不知道上楼,我这才追上他,他看到了我,才说,你来了么,我走到那里不知道怎么走了,怕走丢了,让你们操心到处去找。其实那里是他年轻的时候,最熟悉的地方,他在那大礼堂开会看电影都有过多很多次,现在是老年痴呆了,什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有了这一次,父亲才不敢随便乱走了,只是叫我们送他回去。这几天,我什么也不做,一直陪着父亲,寸步不离,像看护着一个才刚刚学步的小孩,饭搬到他手,晚上亲手为他洗足,怕他在房间待久了,带他在街上到处走走,有时为了试试他的记性,我在后面默默地跟着,但无论如何,他走过的地方走了多次,怎么也记不起来,上楼还是不知道从哪个楼梯上。让我气起来,就像气自己一个笨得不会读书的小孩,但气归气,还是得牵着他的手上楼去。
儿子带大了,父亲却老了,想起以前带儿子百般呵护的情形,现在看护着父亲,何尝不是像带小孩一样也是在百般呵护他呢?
而父亲辛苦几十年,知道我们上有老下有小,儿女的负担都重,没有一个轻松的,总想为我们减轻一点负担,见自己什么都做不了,连菜园也去不了,每每见到我们,总说自己是个废人,可以让我走了,就连那次骗他进医院,他老是说,自己已活了七十多岁,不用花那个冤枉钱了,再花,人也活不了万岁,迟早得走,我一个废人,还是让我早走的好。